皂液器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皂液器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漳州市学校家长委员会运行情况调查

发布时间:2020-07-20 15:57:04 阅读: 来源:皂液器厂家

家长委员会,这个走进人们的视线不足两年的群众性自治组织,如今已在漳州市各个中小学校“遍地开花”。两年来,通过这个载体,家长们服务社会的能力不断增强,参与社会管理的积极性不断提高。由此带动了学校从单一管理模式走向开放式管理,家校之间架起了“心”的沟通桥梁。   开放,正是通过学生家长在不同“角色”的切换,以直观的方式呈现。他们是家长,他们也是每天忙碌在校门口,协助维护交通秩序的义工;是发挥特长,走进“第二课堂”的“校外老师”;他们还是学校管理的参与者,学校做决策,家长有发言权。

“个体的力量好比是涓涓细流,家长委员会的出现,把这一股股涓涓细流汇聚成大江大河,从而形成强大的推动力。”一位教育界人士如此评价。

这股力量带来了什么?又改变了什么?

“过去是为了自己的孩子,

现在是为了全校的孩子”

与“委员会”相比,“义工团”这个称呼显然更加直观。在委员会成立之初,家长义工团作为家长委员会的下设机构,让来自不同单位、职业不同的家长走到一起。“只有从‘小家庭’中走出来,融入学校这个‘大家庭’,家长们才能更好地参与学校管理。”芗城区教育局局长张向敏说。

12月2日上午七点半,与往常一样,在离江滨小学校门口不远的接送处,两名江滨小学家长委员会义工团成员,作为当日轮值的家长,佩戴着袖章,与值日老师、民警一起维持秩序。江滨小学在校生900余名,却拥有一支430多人的义工团队伍。学校义工团团长,同时也是校家长委员会秘书长刘伦培表示,每个义工每学期奉献一个小时,就能为所有的孩子提供安全保障,何乐不为。

从日常的执勤到开设讲座、组织活动,融入学校大家庭后,家长们奉献社会的热情被大大激发。长泰县岩溪中心小学开展闽南文化进校园活动,邀请家长担任指导老师,激活了学校办学形式,丰富课程教学资源。芗城区玉兰学校邀请家长委员会中的志愿者来授课,开发了园艺、烹调、写字、围棋等课程。“过去是为了自己的孩子,现在是为了全校的孩子。”一位家长的话道出了这份热情背后的责任感。“家长社会意识的增强,大大激发了学校拓展特色办学的积极性。”江滨小学校长陈文练说。

与此同时,家长们的行为也在潜移默化中影响着下一代。“一个学生联结着一个家庭,一个家长参加了家长委员会,从他担当起自己的角色开始,他就在履行一种无报酬的、志愿者的角色。这必将在子女的心中播撒下奉献的种子。”陈文练说。

“意见不统一的时候,

大家自觉用举手表决”

提名、投票、选举、常务委员、秘书长……,这些名词出现在家长委员会章程中,多少让人感到吃惊。在促进校园学校管理走向民主化的同时,家长委员会也在自身建设中践行着民主理念。

对于校方而言,家长委员会同样是个崭新的事物。教育部门和校方为家长委员会创造了相对独立的环境,使这场基层民主实践有了更广阔的空间。“家长始终是家长委员会的主体。家长委员会在学校的指导和帮助下进行组建,但它不是附属于学校的组织,学校除了提供办公场所外,并不干涉其事务。陈文练说。

不久前,芗城区二实小刚刚完成了新一届委员会的选举和组建工作,新一届委员会共有28名委员。芗城区二实小的家长委员会采取自下而上的方式,由各班家长自愿报名成立班一级家长委员会。委员们通过自荐或者选举的方式,产生会长及主要成员。紧接着,每个班级家长委员会推荐两名代表,组成学校家长委员会。之后再通过自荐或者选举的方式,产生校级家长委员会会长、副会长、秘书长等。“更多时候是用协商的形式确定机构的成员人选。”一位家长告诉记者。

“家长们学会参与家长委员会的选举,家长们学会对学校教育的知情权、建议权、参与权、监督权的行使,本身就是在进行公民教育。”芗城区二实小校家长委员会秘书长邱春龙说,“参与的过程,就是一堂生动的公民民主教育课。”作为校家长委员会的秘书长,他深刻感受到通过这堂公民教育课,家长们观念的变化。大家不再从自身的利益,而从全校师生的角度来考虑问题。当遇到意见不统一的时候,大家会自觉地用举手表决的形式决定。

“委员的任期是有限的,但家长们通过这个平台学到理念,将终生受益。”张向敏说。

“委员会更多时候是

以监督者的身份出现”

动员学生家长参加义工工作,服务学校和社会,不仅仅是家长委员会职能之一。它同时赋予了家长们参与学校事务管理的权力。“一项机制,只有当义务和权利趋于对等时,才能长期持续。”江滨学校作为我市较早成立家长委员会的学校,陈文练对这项制度的发展,有着独特的思考。

翻开江滨小学家长理事会章程,记者看到,章程明确规定了委员会享有的各项权力:监督学校依法办学;对教师、学生进行处分时的建议权;对学校重大决定有建议权;可以参加对学校教师的考核和常规教学检查。

“现阶段,家长委员会更多时候是以监督者的身份出现,规范学校办学行为和教师从教行为。”邱春龙说,“委员会将众多家长凝聚到一起,从而形成更有力的监督。”“家长委员会就要像根‘鞭子’,督促学校不断进步,不断完善。”张向敏做了一个形象的比喻。

今年下半学期开学前,一场特殊的汇报会,让邱春龙感到耳目一新。会上,校长领导向委员会成员通报了学期工作计划。通报结束后,校领导离席,委员们则留下来对工作计划进行讨论并提出意见。待到讨论结束,校领导再次入席,就提出的意见进行答复。“真有点开‘两会’的感觉。”他笑称。

家长和校领导、教师们坐到了圆桌旁,距离上的拉近和身份上的对等,为学校管理走向民主化打下基础。这个学期,正是通过家长委员会的建议,区二实小整顿了校园周边的环境,新购电教设备改善了教学设施。这些举措让邱春龙感到很满意,“委员会的监督和建议起到了效果,家长们讲话更有分量了。”

面对家长们的监督,不少校长坦言,压力更大了。“正是这种压力,成为了我们不断前进的动力。”在采访中,区二实小校长黄德辉深有感触地说,“家长们能够开诚布公地与学校沟通,总比把问题带到社会上好。”

⊙记者林堃

数据库基础学习

程序员数学要好吗

大数据技术与应用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