皂液器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皂液器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北京周边企业偷排直排现象严重消极心态引关注

发布时间:2020-07-13 10:14:10 阅读: 来源:皂液器厂家

小炼油厂、小炼铁厂、小加工厂,各类污染企业直排给空气带来的严重污染,直接损害了当地群众的身心健康,也让与之接壤的北京受到严重影响

黑烟黄烟直排云霄,随风飘荡在村子上空;沿途不时可见一团团黑雾向北京方向涌去;空气中飘浮着一股铁锈气味……《瞭望》新闻周刊记者近日调研“环首都雾霾圈”时发现,北京周边部分地区污染企业偷排直排现象严重。一些基层干部坦言,北京周边污染企业偷排直排屡禁不止,既源于地方政府对于GDP的盲目追求,也与北京周边部分地方的消极心态息息相关。

“我们这里得癌症的明显多了”

中国科学院大气物理研究所研究员王跃思告诉本刊记者,在各类污染物初始排放源中,“外来输送”为第二大污染源,对北京PM2.5的贡献率为19%。“这说明北京周边的污染物排放情况不容乐观。”

为了探寻“环首都雾霾圈”中污染源的真实情况,本刊记者近日在距北京市一百公里左右的范围内,选择了多家企业探访。

刚走进河北省廊坊市文安县新镇镇西代村,几位村民就向记者反映,村附近一家钢厂污染严重。“我家在屋外晾衣服,隔天用手一捋,手上就有一层脏灰。”一位韩姓村民说,“如果穿着白衬衫在村里转上一圈,衬衣上立马就会有许多黑点儿。”

本刊记者连续在该钢厂附近“蹲守”了3天,真切体会到了这些排污企业的“威力”——露天工地上扬起滚滚灰尘,车间里不时有黄烟排出;向空中远远望去,高炉里冒出一股股黑烟,在大风的作用下飘散升腾,不断向下风向的村庄移动;空气中始终能闻到一股子铁锈的气味。

文安县新镇镇居民王翠霞告诉本刊记者,大雾天外出时,会被呛得出不来气。“我在这生活20多年了,近些年来,我们这里得癌症的明显多了。”

在北京周边,像这样的排污点绝不是少数。本刊记者顺着107国道在河北省保定市满城县走访时,沿途不时可见一团团“黑雾”涌向天空。行至方顺桥镇时,一个冒着股股黑烟的烟囱映入记者的眼帘,走近才看到,这家工厂除烟囱冒烟外,旁边车间里还不断喷出“蘑菇云”似的浓烟,一古脑儿地向外围扩散。

在保定市的南市区、满城县和清苑县交界处,本刊记者看到这里分布着数个足球场大小、20多米深的大坑。上前询问后才知道,工人们在这里用废旧塑料炼柴油,一缕缕黑烟就从这里飘向天空。附近村民马海珠告诉记者,她家住在离大坑2里地远的村里,一遇到刮风天,满村子都是柴油味儿,村民在家都要捂着鼻子。

“一袋烟的工夫就能飘到北京”

小炼油厂、小炼铁厂、小加工厂,各类污染企业直排给空气带来的严重污染,直接损害了当地群众的身心健康,也让与之接壤的北京受到严重影响。

满城县方顺桥镇一位陈姓村民告诉本刊记者,村里的企业大大小小有几百家。“这当然有污染了,而且随风到处吹,你看那冒的黑烟,一袋烟的工夫就能飘到北京。但是,不这样咱们村里人吃啥呢?”

环保部环境规划院大气部主任助理雷宇告诉本刊记者,根据季节、污染程度等不同情况,河北对北京的大气污染物区域贡献的常年平均值约为10%~30%。在特殊的气象条件下(如特定风向、风速),河北工业污染源对北京的影响还会更大。

本刊记者调查发现,坐落在村子里的钢厂和各类小企业,已经成为当地农民重要的收入来源。尽管也有一些村民对于企业排污感到气愤,但许多村民对于赚钱盖房子的愿望,仍然比治理污染更加迫切。“我们宁可吸着肮脏的空气,也要攒钱盖房买车。”不少村民对记者说。

消极心态值得关注

国家已经三令五申要求对污染物排放进行总量控制,可是为何一些地区的污染企业仍然“有恃无恐”,偷排直排现象屡禁不止?究其根源,一方面,是一些地方的发展理念仍存在偏差;另一方面,北京周边部分地区的消极心态,也影响了这些地区对大气污染治理的积极性。

文安县的一位官员对本刊记者说,京津冀的大气污染很复杂,既有北京的责任,也有周边地区包括文安县的责任。可文安县级财政是“吃饭”财政,前几年承接了“污染”产业,到了这一任县委县政府,环境治理的成本谁来分担?经济发展速度减缓的责任谁来承担?

这样的想法在当地有着相当的代表性。文安县和满城县的不少干部都认为,对于经济落后地区来说,如果不发展经济,既无法提高财政收入、向上级政府“交代”,也难以解决群众就业、提高百姓生活质量。“环保是一个花钱的产业,连‘肚皮’都没照顾好,哪还有多余的钱搞环保?”

为了治理大气污染,有关部门多年前就提出要进行空气污染治理的“区域联防联控”。但本刊记者调查了解到,北京周边一些地方的干部将治理本地污染、区域联防联控看作是“为北京服务&副银屑病的病因rdquo;,并由此尖锐湿疣晚期图片对治污抱有抵触情绪。

中国气象科学研究院的一位专家认为,如果不把PM2.5的降低作为约束性指标,纳入政府政绩考核,环首都区域的“联防联控”就只能是纸上谈兵。

绵竹设计西服

辽宁职业装订制

成都西装设计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