皂液器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皂液器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陈晓春夏大片曝光百变风格彰显男神风范《资讯》

发布时间:2020-08-31 18:33:07 阅读: 来源:皂液器厂家

表情冷漠

近日,陈晓为《vogue》拍摄的一组时尚大片曝光。照片中,陈晓时而化身西街少年活力十足,时而露出冷峻眼神冷酷不羁,时而表情冷漠安静沉思,百变风格展现出独具一格的男神魅力。

以下为杂志原文:

陈晓的异想世界: 我是个狙击手,不是个司令官

[导语]

出演大侠杨过,陈晓当然觉得过瘾——但不是因为演了这位英雄中的英雄,而是让他有机会去异想世界遨游一番。

“真正的男人可以洒脱不羁,但对爱情要很确定”

2014年你最值得纪念的事情之一是扮演了《神雕侠侣》中的杨过吧?

年末时总算播出了!其实在我小时候的印象里,杨过就是个大帅哥,是个偶像,我甚至没有把他划入“武功高”或者“有个人特质”的名单中。在没有拍摄《神雕侠侣》之前,我一直觉得这是金庸先生所有作品中最偏偶像的一部。

因为说的都是“情”?

对呀。我是男生,更偏爱江湖、侠义的情节,喜欢看武功招式、打斗场面,就是拼技术的那些,感情反而不那么注意。所以《倚天屠龙记》里的张无忌……他老是在赵敏和周芷若之间徘徊不定,和我心目中的英雄也会有点区别。我心目中真正的男人可以洒脱不羁,但对爱情要很确定,应该雷厉风行,不能拖泥带水。

不过杨过也算多情而不滥情,吸引女生也是一种本能吧。

到处逗女孩儿也是他的少年时期,和现代的男生一样,谈第一段感情的时候,他们可能根本不知道什么是爱情,只是知道该有这些步骤,拉手、接吻,然后?他们也不清楚。直到感情破碎了,尝试过了失去,他们才慢慢懂得什么是珍惜,会对下一个女孩儿好。

所以……事实上最开始你并没有那么钟爱杨过这个人物?

我其实是在扮演杨过的过程中喜欢上这个角色的。以前我更喜欢《天龙八部》中的扫地僧乔峰,还有孤独求败,他们武功高嘛。

“人人视你为英雄的时候,你的灵魂可能已经不在了”

扮演杨过对你来说比较难的部分是什么?

我试图表现一种讽刺和反差,又希望观众能明白我的表达。比如有一个细节,程英给杨过留了字条,写“既见君子,云胡不喜”,我就加了一句,“我是君子?竟然有人会叫我君子?”他从出生起别人就觉得他大逆不道,所以他总觉得自己是别人眼里乱七八糟的东西,但他活得很开心。可是有一天他功成名就了,被所有人称为大侠,他心里却千疮百孔。我觉得现代许多人也同样具备这种反差,时间如大浪淘沙,等到人们慢慢理解你、站在你的一边时,并不代表你真正做到多好,或者你真的成为那些人眼中的样子了。

很多事情都不是能由你自己去决定的。

我喜欢杨过的地方在于他一直遵从自己的内心。只要他自己觉得对,哪怕全世界反对他都会去做,比如他和小龙女的爱情。这是一种正能量,因为很多人都会有一种强烈的自我矛盾,哪怕没有外面的声音,他们都会先开始怀疑自己。真正去爱,是需要一些胆量的。

还有一点就是,我觉得别人的评判不要看一时一刻。别人看扁你的时候不代表你一无是处,而人人视你为英雄的时候,你的灵魂可能已经不在了。我希望更多人了解,保留年轻时或者说刚入世时的那份天真和执著,很可贵。演一个角色就好像极速过了那个人的一生,我度过了杨过的一生后,就更明白了这个道理。

不过就你真实版的人生而言,如今各种信息透明,你的安全感受到过挑战吗?

当然!可能是因为性格问题吧,我很需要私人空间。刚开始拍戏的时候,我连助理都不让进房间,每天送饭来都像探监一样,因为我只肯把门打开很小的一条缝。那时大家都在笑我,说陈晓房间里一定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东西。其实那也算不上一种自我保护,我也不是觉得会被伤害到,只是觉得那种空间会让我感到放松。就好像一个人在家时,背心短裤都没所谓,但有客人来,总要换个衬衫长裤对吧?所以我很珍惜一个人待着的时光,身体和心理上都很放松。

“我是个狙击手,但不是个司令官”

但作为演员,时间基本上都是身不由己的,你会强调自己的意见吗?

不会。我本身就不是一个规划能力或者自理能力特别强的人,我是个狙击手,但不是个司令官,我必须知道指示,比如演一个角色,有一个剧本,OK,我可以狠下功夫,即使一开始没做到,但至少有信心去做好。但让我去规划人生、理财……我肯定会乱掉。

而且作为公众人物,无论你怎么做,总会被评论,总是有好有坏,你有过委屈吗?

没有委屈过。微博下面倒是经常会出现评论说我长得丑或者恶心什么的,我真不在意,因为从小到大我从来没觉得自己好看过,也从来没当过班草校草,而且身边帅哥特别多,从来没觉得外形是值得自己骄傲的地方,或者说是一种资本。进入中戏后我觉得找到自己的一片天空了,大学同学都知道我,每天背心裤衩混在排练场,蓬头垢面,乞丐杨过的那种形象。

看来还挺享受排练场的。

因为在那儿我就不是陈晓了,而是另一个人,过另一种生活。我对拍照一直都没什么自信,始终觉得自己不怎么上相,而且杂志或者电视访问,呈现的就是你本人,可我不觉得自己有什么特别的光彩让别人看,也不希望别人看到我太多的部分,而且就算全部曝露了,大家也没什么兴趣吧?挺无聊的,哪儿有看不同的角色那么刺激、过瘾。

你曾经是国家二级运动员,又学过画画,为什么到后来成了个演员?

喜欢。我喜欢一样东西就很容易陷进去,小时候妈妈老是禁止我画画,因为她觉得我太上瘾了,而一上瘾就会忘记主旋律。家人的教育也挺有意思的,我就是喜欢画画,可是他们给我在少年宫报了一个我完全没有兴趣的书法班。我小时候特别喜欢变形金刚,可他们什么都给我买,就是不给变形金刚。这也让我有了一种饥渴的心理,让我明白得到一样东西不容易,也可能我真正努力了,可事实的结果还是和我的期望相反。

真是挫折教育!

觉得一切都不是理所当然的。

似乎画画至今是你特别擅长的一种表达方式。怎么说,就是你表达的“点”和别人会有点不同……有点生活在二次元空间里的感觉。

我和许多人的切入点可能有所不同,我只获取自己觉得有价值或者有兴趣的东西。《陆贞传奇》播出后很多人说帅啊、演得好啊,我也没什么成就感,因为听不到批评的声音。扮演杨过之前我就知道出来一定会有人喜欢有人骂,但那些骂的人只代表着更多的角度更多的侧面,说明这个作品够丰富够完整。

你好像更像是个旁观者。

对。当然,参加活动等等时候,我也会要求自己调整到艺人的方式和状态,但那只是工作的世界。看别人的电影电视剧作品时,我不会以一个艺人的角度去看,应该说工作以外的时间我都很反感把自己当成一个艺人。其实艺人也没有什么统一模式,每个人的家庭、背景、性格都不一样,还原到根本,就是个“人”而已。

“我觉得舒服的状态都是加了自己的态度进去”

你根据自己的角色创作了好几个系列的画,这需要你付出很多时间吗?

要!第一系列的13幅画太费时间了,那时也是匆忙间下的决定。我之前也没开过生日会,第一次大概从全国各地召集了100个粉丝到北京聚会,而我又赶上《宫》的宣传,那个角色正好是我演的第13个角色,我就想画13幅画来代表之前自己的作品。那时在各个影院间跑来跑去根本停不下来,我在路上都会想,完了,明天的画在哪儿呢,交不出来了……后来基本都是在宾馆借人家的笔画一下,手机拍个照,调个色、修个图就发出去了。

然后你就停不下来了。

之后就想,既然有这个能力和想法,为什么不继续呢?去年上半年拍了两部电影两部电视剧,真的挺累的,就请假调整下状态。结果那两个月一点都不轻松,比工作还忙……我有个发小是学电脑修图的,我电脑这部分正好不太擅长,就把他叫来北京修图。然后我打草稿,扫描到电脑里再调色做效果,我还老是变主意,搞得他很崩溃。也不知道为什么,也没人给我们钱,两个人就一直忙个不停。但我觉得挺好的,这样就回归到了我热爱画画的根本理由,那就是喜欢。

没有继续学画,有过遗憾吗?

那时我根本没有去考美术方面的学校,也是觉得,画画已经不能再满足自己。可能自己天赋有限,往往画着画着会不过瘾,恨不能自己跳到纸上去替笔下的人表现。镜头前有导演、灯光、摄影的配合,正好可以弥补我在纸上无法尽兴的表达。

所以你的表达欲还是很旺盛的。

对,但是这种表达需要借助角色。演任何一个人物,我觉得舒服的状态都是加了自己的态度进去,《笑傲江湖》和《陆贞传奇》虽然大家都觉得好,可里面没有太多我自己,所以听到表扬也不好意思。但杨过,每一场戏我基本都有一个自己的态度在里面。演杨过最大的成就感不是因为演了“杨过”这个经典人物,而是他给了我足够多的空间去自己玩儿。

“武侠世界并不全然是童话,但它是你理想的宣泄口”

你心中的“侠”到底是怎样的?

杨过那样。“侠”的精神和世界其实不限于某个特定的年代,他们不一定真实存在过,就是通过想象力给你一个虚无缥缈的世界,其中最重要的是自由。现实社会中没有规矩不成方圆,可是在侠的世界里,规矩就是一种摆设,一个供你去打破的框框,自由的性格是首要的条件。

然后是情怀?

那都是后来的,没经历过事情也不可能有情怀。闯关的路上会不断受阻不断碰壁,伤痕累累,可能他会学会不轻易倾诉,会深藏功与名,会鼓励和自己相似的少年。我觉得侠的世界里喜剧和欢乐的结尾并不多。我看过一些报道,说其实金庸最初版的《神雕侠侣》到杨过跳崖就结束了,后面是应了读者的要求才续了尾。回归到我所认同的侠的世界里,跳崖的那一幕就代表着一切,世事其实无非如此,年轻时你洒脱不羁风光一时,但你到了一个高度,开始俯瞰群雄了,不过还是大浪淘沙留下的一颗石子。我很喜欢电影《暗花》的结尾,梁朝伟在其中的那个角色死的时候连正脸都没有,人啊,再怎么折腾,可能一下就这么没了。所以武侠世界并不全然是童话,但它是你理想的宣泄口,逆境中总让你看到些希望。

“扯证的那一刻起,我会在第一时间告诉所有人”

你心里也是一个想要打破规矩的人吗?

只会在某些点上有这样的想法。我不是个改革家,就算有想打破的框架,肯定也是针对演戏上的事情。我也不喜欢搞破坏,可能从小就很敏感,特别怕身边的人不开心,如果发现周围有人不开心,就会尽力开玩笑让他振作一些。负能量有时会像毒液一样渗透、传染,大家基本现在都是团队的工作,我觉得这点要注意。

你不开心的时候会用乱买东西的方式来排解吗?

我会乱买东西,但主要是因为我对钱真的没概念。高中我才开始有零花钱,毕业后租个房子,家里给的一千多块钱生活费基本上不到一星期就花完了。那时毕业了,又拉不下脸来问家里再要钱,先是和朋友捱到晚上拼吃情侣套餐,后来连这个都吃不起了,就一起灌自来水喝。都说北京水质不好,我们也没什么事儿,看来质量还是过关的。

后来富起来了吗?

我记得第一笔片酬拿了两万,本来还想银行卡上总算有点钱了,不知道怎么心情突然不好,就莫名其妙跑去三里屯苹果店买了台电脑。剩下的七七八八也立刻没了,第二天立刻又陷入了没钱的境地。现在会想多一些,毕竟自己快30岁了,父母也快退休了。我家人是在医院工作的,知道家人如果生病是多大的一件事,也该攒点钱备着。

你对自己的30岁有过什么设想吗?

想多演几部好戏。其实从小到大,我做的一切事情都是在满足我自己,我能坚持下去的,都是我极度热爱的事情。大学毕业时大家都在递自己的材料给各大话剧团等等,我却天天在上网玩游戏,一张都没递。一是我觉得那样做目的性太强,二是我觉得别人不会录取我。那时我觉得应该是会有某个导演觉得我不错,然后慢慢从次要角色演到主要角色,就天天在床上这么幻想,还好后来还真这么发展了。其实最懂自己的人肯定还是自己,不然好像在玩杀手游戏,明明自己就是那个杀手,却要骗人蒙混过关,自己会脸红心虚。

大家都会很关心你的感情生活,要是发生了,你会公布吗?

这个我想好了,要是将来恋爱了,没有必要说。大家都是成年人,谈恋爱也不意味着这辈子一定要怎么样,而且有太多因素会变化。但是结婚的那一刻,扯证的那一刻起,我会在第一时间告诉所有人。从法律意义上成为一个已婚男人,我觉得还是挺骄傲的事情。

阴唇一边大一边小怎么办

洗纹身一般有哪些方法

冰点脱发际线真的能脱干净吗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