皂液器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皂液器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爱情快车绕过了车祸后通向温暖[新闻]

发布时间:2020-11-13 16:20:04 阅读: 来源:皂液器厂家

div>丈夫出了车祸,妻子举步维艰,肇事司机为了赎罪,为死者家属撑起一片天。两人因此互生爱慕。然而,当肇事司机得知车祸真相后,他不计前嫌又对死者母亲出手相救,当他满以为自己可以轻松地与死者配偶谈恋爱时,事情却出现了意想不到的结局——

?

磨难重重,他们最终还能走到一起吗?

?

丈夫车祸身亡,

?

她用柔弱的肩膀扛起塌陷的天

?

今年30岁的陶仕苹出生在陕西汉中乡下。因家境贫困,陶仕苹高中未毕业就来到四川江油市打工。2002年3月,陶仕苹与开米粉店的王德才结婚了,2003年初他们有了自己的孩子王欣。一家三口,虽然日子过得不富有,但也其乐融融。

?

2006年11月的一天晚上,王德才用三轮车拖着一件生米粉过涪江大桥头的斑马线时,被迎面急驶而来的一辆宝马撞倒,当场气绝身亡!幸好肇事司机没有逃避,主动报了警,交待了自己的情况。

?

肇事司机叫李凯,宝马车不是他的,他是帮一个醉酒的朋友驾驶的。由于雾很大,他没看清楚桥头的斑马线突然横过一辆三轮车来。

?

警方通过三轮车的牌照,很快查清了死者身份。陶仕苹接到警方的通知赶来,嚎啕着像母兽一般扑向李凯又抓又打。尽管李凯被打得浑身是伤,可他毫不避让。

?

愤恨难平的陶仕苹将李凯告上了法庭,提出了50万元的索赔。一个星期后,江油市人民法院判决肇事方承担20万元作为死亡赔偿金、丧葬费和被抚养人生活费。李凯只好竭尽所能为陶仕苹凑来了20万元。陶仕苹拿着钱,又哭叫着“德才”,昏厥了过去。

?

大树倒了,陶仕苹收获的是无尽的悲凉。

?

王德才的老家远在河南,儿子王欣尚小,无人给陶仕苹帮忙,她只好将米粉店低价转让出去。别人看见她拉着个孩子找工作,没有人愿意收留她。有一家酒厂招洗瓶工,不给底薪,计件制,才勉强同意陶仕苹去上班。陶仕苹背着王欣干了10天,实在撑不下去了,只好把他放下来自己玩,一不留神,王欣跌到了碎玻璃渣里,被划得满脸是伤。

?

陶仕苹只好将王欣全托给幼儿园。为了支付高昂的学费,她白天在酒厂上班,晚上还要到郊区的一家建筑工地帮人守夜。

?

为了保证财产安全,陶仕苹在眯眼时精神也是高度紧张的,稍有响动就得一跃而起,半醒半睡地打着手电巡逻。有一次,她真的遇上了贼,趁她不备,将她推到了水沟里。虽然她的呼救声惊动了四周的居民吓跑了贼,但她却被刺骨的寒冰冻得全身僵硬,在医院里治疗各种并发症就花了半个月时间。陶仕苹想到了放弃,可是为了孩子,她又不得不咬牙坚持。只是一想到丈夫,她就会躲在屋子里大哭一场。

?

李凯赔给丈夫的钱她不敢动,自己像浮萍一样漂在这个城市里,没有稳定收入,那钱要为孩子存着。办理完丈夫的后事,她把以前租的大房换成了小房,经常喝稀饭吃泡菜。一年多时间里,除去一切开销,她还攒下了七千多块钱,陶仕苹结痂的心里终于得到了舒展,对未来重新树立了信心……

?

危难中向你走来,

?

爱意蹒跚伴随阴影盘旋

?

2008年6月的一天早晨,陶仕苹从工地骑着自行车回家,刚到小巷放自行车时,一辆急驶而来的摩托车将她碰倒在地,摩托车主见四下无人,连忙旋风般地离开了现场。陶仕苹大叫一声跌坐在地上,痛得几乎要昏厥过去。

?

这时,有人跑到她面前,双手扶起她说:“来,我背你去诊所吧。”陶仕苹定睛一看,竟是李凯!火辣辣的疼痛,让陶仕苹没有勇气拒绝,李凯把她背到诊所上了药,又背她回家休息。

?

半个小时后,他又为陶仕苹带来了米粉和牛奶,并把自己的电话号码写在一张纸上,说:“有什么需要就打我电话,对了,回头我帮你请假,晚上守夜我可以替你去。”说完,他就要出门。陶仕苹惊异地问:“你怎么对我的事这么清楚,难道你也住在这条巷里?”“是的,这儿房租最便宜。”

?

李凯告诉她,车祸之后,为了筹集赔偿款,他将仅有的45平方米的房子卖了,换回12万元,另借了8万元的债,一家人搬到了这个城中村租房子住,出了事,他再也找不到车开了,一直在火车货站当搬运工。妻子忍受不了这样的日子,不仅做掉了已经5个月的孩子,还跟他离了婚。说到这里,李凯突然有了欲哭的冲动。

?

“对不起,我不知道你是这样的情况,当时,我正在气头上,我太自私了!”陶仕苹内疚地说。“不,这都是我一手造成的,连我都这么艰辛,你们孤儿寡母的生活就可想而知了,所以,我就把房子租到了这里,还打着两份工,我再次向你们母子赔罪了!”李凯向陶仕苹鞠了一躬,才转身离去。

?

因为左脚软组织受损严重,陶仕苹无法出门买菜做饭,李凯下了班就在自家做好了给她送来。每次换药,也是李凯把她背下楼,又用自行车搭着她去。半个月后,陶仕苹的脚伤好了,他们之间也成了无话不说的朋友。

?

有一次,陶仕苹说:“和我一起去开个啤酒屋吧,这样打工很辛苦,也挣不了多少钱。”李凯想了想说:“我还是当我的搬运工吧,我不是开店做生意的料。”显然,李凯只是想帮她渡过难关,并不想与她有过深的交往,他怕背上“撞死了别人,还去俘虏别人老婆”的骂名。

?

从那以后,李凯再也没来找过她,陶仕苹全身心投入到开店的工作中。

?

陶仕苹的啤酒屋就开在涪江河堤边,吃烧烤喝啤酒,那是四川人夜里消遣的美事,所以生意特好。但是不久,就有人来白吃白喝了,陶仕苹为此烦恼不已。2008年8月的一天晚上,那三个小混混又吃了两百多元,嘴一抹又想走人,陶仕苹鼓足勇气上前去收钱,谁知道三个混混一阵噼里啪啦乱砸,店里顿时狼藉不堪!

?

“干什么呢干什么呢?是不是活得不耐烦了?”一个光着脊背的汉子跑过来,大声骂着。三个混混见来人长得人高马大,一身肌肉结实得像块铁板,慌忙择路而逃。

?

是李凯!他说加完班路过这里,刚好看到这一幕,就出手相助了。陶仕苹满脸是泪,说:“如果有他在,就没人敢这样欺负我们母子……”

?

“这都是我造的孽啊!”李凯陷入了深深的自责之中。从那以后,他再也不加班了,天一黑就到陶仕苹的店里帮忙。果然,从此再也没有人来店里闹事了。

?

李凯的到来,让陶仕苹焕发了昔日的容光,她每天系着围裙哼着歌,和店员一起快乐地忙碌着。李凯拿着陶仕苹如实开的工资,陶仕苹对外却宣称“这是我们家李老板”,李凯有点难为情,却不好道破,他想陶仕苹一定是出于保护自己。“李老板”没有明确提出异议,陶仕苹就开始扮起了老板娘的角色,店里的事都要请示李凯如何安排如何做。同时,她总是给李凯开特殊伙食,给他买新衣服。

?

在与李凯朝夕相处的日子里,陶仕苹找到了家的温暖和做妻子的感觉,李凯也越来越喜欢上了陶仕苹,他嘴上没说,但他的殷勤出卖了他的深情。陶仕苹的身体稍有不舒服,他就不让陶仕苹动冷水,母子俩换下的脏衣服他都洗干净晾好。

?

一天,陶仕苹拿出4万元钱,要李凯去把账还了,以后不去当搬运工了,就和她一起经营小店。李凯一见到钱,连忙用手挡住说:“不不不,这个钱我不能要。”此后,他又开始疏远陶仕苹。

?

李凯的态度突然冷淡,让陶仕苹很伤自尊,她也就再也没有搭理李凯。李凯想向陶仕苹解释,说出自己的苦衷,但陶仕苹不给他机会,每次他刚要对陶仕苹说点什么,陶仕苹就借故离开了。一个星期后,陶仕苹背着他把店子转让出去了。

?

陶仕苹的反常举动让李凯太纳闷了,他找上门想去问个究竟。陶仕苹拿出一个存折,说出了一句没头没脑的话:“店子转出去了,这20万元凑够了,你拿去吧,我们对不起你!”话一出口,陶仕苹就泪水直滚。

?

李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陶仕苹说,2006年10月底,车祸前15天,丈夫王德才已在医院里查出自己有隐匿性心脏病,必须进行手术。但巨额的医疗费用对于他们这个家来说,无疑是个天文数字,东奔西走,他们根本没借到多少钱,万念俱灰的王德才,突然产生了死的想法,但又想到自己离世后,妻子独自一人抚育孩子的艰辛,他痛苦地对陶仕苹说:“我死不足惜,可你娘俩咋过啊!如果是被车撞死,还能赔点钱给你们啊!”陶仕苹以为丈夫说的着急话,也没放在心上。

?

谁知道半个月后,事情还是发生了。从车祸现场,她明白丈夫是人为的。但她又觉得,你李凯不把车开那么快,惨祸也不至于发生啊!所以,她仍然很恨李凯。只是命运的阴差阳错,又使她和李凯走到一起来了,当她发现丈夫亲手制造的车祸,也给善良的李凯带来了深重的灾难时,她心中十分愧疚,就想用自己的真情让李凯重新拥有一个家,慢慢地把那20万元钱还上,没想到,李凯无论如何不肯接受王德才用生命换来的钱,陶仕苹负疚的心就更加强烈,常常夜不能寐,索性一下子拉开和李凯的距离,重新审视这件事情。

?

“没想到,你们竟这么龌龊!”想到自己因为别人设置的圈套失去了一切,却还在为他赎罪!李凯气得浑身发抖,一把夺过陶仕苹手中的存折,歇斯底里地喊道:“密码呢?我要你还我孩子,还我家来!”

?

这样的结局,同样是陶仕苹不想要的,望着李凯跌跌撞撞远去的背影,她的心里突然轻松了许多,但也空落了许多。

?

不要用一生的幸福

?

为一场车祸买单

?

还完了良心债的陶仕苹搬离了住所,去了房租更便宜的城乡结合地带。她决心忘掉这段经历,开始新的生活。她用这些年积攒的三万多元钱开了一个副食店,和儿子一起过着简单而拮据的日子。

?

没想到,平静的生活再起波澜。2009年12月底,王德才的母亲得了直肠癌,做手术需要一大笔钱,王家人想尽了一切办法,还差6万元,无奈之下,打电话向陶仕苹求救来了。虽然陶仕苹身无分文,但一想到王德才当初宁愿撞车都要为自己留下一笔钱的深情,陶仕苹义无反顾地答应了。

?

答应归答应,但陶仕苹漂流到这个城市里来,自己过得清苦,与人交往不多,跑了一圈下来,仅仅借到5000元。不得已,她又拨通了李凯的电话。

?

自从离开陶仕苹后,李凯用那20万元钱,与人合伙经营起了一辆出租车,如今已赚了近十万元钱。随着时光的流逝,他已经从心底里原谅了陶仕苹,回想起曾经点点滴滴的交往,他看得出,陶仕苹是个非常善良而又坚强的女人,所以,后来有人向他介绍女朋友时,他的脑海里总是浮现出陶仕苹的影子,只是他没有勇气去面对陶仕苹,如今接到陶仕苹的电话,他有说不出的激动和惊喜。只是没想到,陶仕苹是来向他借钱的,而且是救王德才的母亲。李凯不想听到王德才的名字,他轻轻地说了一声:“对不起,我要买房子呢。”是王德才让他失去房子和家庭的,陶仕苹理解李凯此时的心情,再次抽泣着向他道歉。

?

陶仕苹的哭声让李凯心痛不已,这个女人太命苦太善良了!他想了一下:如果她不道出丈夫的秘密,不还他20万元钱,她会向自己借钱吗?再说了,正是因为这个女人值得人怜爱,王德才才会做出那么惨烈的举动啊!

?

李凯不仅带去了6万元钱,还决定和陶仕苹一起去信阳看望老人。陶仕苹感动得泪水哗哗直流,一头跪倒在地说:“李凯,如果他泉下有知,也会向您赎罪的!”“别这样,我们出发吧!”李凯双手扶起陶仕苹,又长长吁了口气说:“现在,我们总算可以坦然面对了!”

?

有了李凯送去的钱,2010年1月8日,王老太的手术在信阳市中心医院顺利完成。手术后,李凯和陶仕苹一直照顾到老太太出院。王老太动情地说:“仕苹,德才走了,我就认李凯了,他是个好人呐!”

?

陶仕苹含泪说:“嗯,我和欣欣都离不开他!”王家人又问:“这么好的人,你是怎么认识的?”当陶仕苹如实道出事情的经过,王家上下都惊愕了:“撞死德才的人就是他?!你,你们,该不会是老早就认识了吧?”

?

陶仕苹和李凯都没有想到,事情会发展成这样!他们怀疑李凯与陶仕苹一直就不清白,合伙害死了王德才。陶仕苹知道无法向王家人解释清楚,说了声清者自清,拉起李凯就走。

?

极度郁闷的李凯,烟一根接一根地抽,坐了一天一夜的火车,都没有说一句话。陶仕苹难过地说:“是我害了你,让我用一辈子向你赎罪吧!”李凯这才缓过神来,安慰她不要多想。

?

李凯和陶仕苹刚到江油,王家一大帮人也跟到了。找了派出所,又找法院,要为王德才讨还一个公道,虽然经过警方的再次调查,证明陶仕苹和李凯是清白的,但他们心里仍然愤愤不平,拉过王欣,指着李凯痛心地说:“孩子,他是杀害你爸爸的凶手,你要为你爸爸报仇啊!”

?

很快,王欣在看李凯时,眼里充满了仇恨!李凯去找陶仕苹时,王欣就把门关着不让他进,任凭陶仕苹怎样劝说,他都是这样。

?

2010年3月8日,李凯给陶仕苹买了一个手镯送去,王欣一下子扔到了地上。陶仕苹火了,折断一根细树枝就打王欣的屁股,王欣嚎叫着指着李凯的鼻子说:“是你撞死了我爸爸,我长大了,也要用车撞死你!”他的话让李凯不寒而栗:“看来,不管我以前和他妈妈是多么的清白,他都不可能容忍一个撞死他父亲的人成为他的继父!”想到这里,李凯夺下陶仕苹手上的枝条,悲苦地说:“以前,我就有那道阴影,我撞死了他,不能和他的妻子走到一起;现在,这道阴影又在孩子的心里扎下了根;那么,这道阴影,最终会成为所有人的阴影!我们还是结束吧!”李凯说完,踉踉跄跄地走了。

?

陶仕苹追不到李凯,发疯似的跑到王德才的墓前,痛哭道:“德才,你干的好事,你叫我怎么活哇?”

?

陶仕苹只好让李凯冷静一段时间。但是,2010年4月2日,王欣在学校发了高烧,被诊断为甲流疑似患者送进了隔离室,他一遍又一遍地给陶仕苹打电话:“妈妈,我会不会死去,会不会去见爸爸啊?”陶仕苹吓得六神无主,只好再次拨通了李凯的电话说:“我也知道对不起你,但是没有你,我真不知该找谁了?”李凯二话没说就赶过来了。

?

李凯和陶仕苹赶到学校,隔着玻璃窗,李凯看到王欣神色憔悴,“孩子,兴许你只是一场重感冒哩!”他不顾保安阻拦,硬跑进去为王欣送吃的,铺床位,王欣还是不想理李凯。李凯退出来后,陶仕苹再也忍不住了,哭着打电话给王欣说:“儿呀,这事我对谁都没有讲,本来也要向你隐瞒一辈子的,你李叔叔也没对任何人说,但这对你李叔叔不公平,我不得不说了,你爸他……”李凯制止陶仕苹,陶仕苹悲苦地说:“难道,我们应该用自己一生的幸福,为那场车祸买单吗?”

?

王欣没有说话,流着泪水,怔怔地看着李凯和妈妈。

?

一连几天,李凯和陶仕苹都守候在玻璃窗外,轮流鼓励着王欣。一个星期后,王欣的疑似病例解除。他一走出来,红着脸,说的第一句话就是:“李叔叔,谢谢了,我相信妈妈不会骗我,我希望您和我妈妈好!”

?

“好,孩子,你是个孝顺的孩子,我答应你一辈子对你妈妈好!”李凯一把抱起他,热泪盈眶。陶仕苹也在一旁流下了激动的泪水……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