皂液器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皂液器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减负红包应更多惠及创新型小微企业

发布时间:2021-01-21 14:22:49 阅读: 来源:皂液器厂家

“减负红包”应更多惠及创新型小微企业

春节期间,“抢红包”成为了潮流,就在春节假期结束之际,小微企业也迎来了政府发放的“红包”。  2月25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确定进一步减税降费措施、支持小微企业发展和创业创新。

会议确定,在前期国家已出台一系列优惠政策基础上,继续加大对小微企业和创业创新的减税降费力度。一是从2015年1月1日至2017年12月31日,将享受减半征收企业所得税优惠政策的小微企业范围,由年应纳税所得额10万元以内(含10万元)扩大到20万元以内(含20万元),并按20%的税率缴纳企业所得税,助力小微企业尽快成长。二是从2015年4月1日起,将已经试点的个人以股权、不动产、技术发明成果等非货币性资产进行投资的实际收益,由一次性纳税改为分期纳税的优惠政策推广到全国,以激发民间个人投资活力。三是将失业保险费率由现行条例规定的3%统一降至2%,单位和个人缴费具体比例由各地在充分考虑提高失业保险待遇、促进失业人员再就业、落实失业保险稳岗补贴政策等因素的基础上确定。初步测算,这一减费措施每年将减轻企业和员工负担400多亿元。  对于此次“减负新政”,不少分析人士给出了积极评价,而具体效果如何仍然有待观察。  复旦大学经济学院副院长孙立坚在接受中国经济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给中小企业降税减费对增强市场活力的正能量要比保就业效果更强,降其成本效果比大企业更明显,但放松管制、优化监管、提高行政服务能力,如信息披露、简化手续、职业培训等需及时跟近,否则政策效果很有限。  创新型小微企业恐难减负  近年来国家为支持小微企业,尤其是创新型小微企业的发展,陆续出台了一系列“减负”政策,但多数小微企业“减负”感觉并不明显。记者通过采访发现,对于这次“新年红包”,小微企业经营者们也并未表现出太多欢喜。  “企业所得税减免肯定会有一些效果,但是,对于中小微企业,尤其是科技型小微企业,人才是最重要的,大部分创业型的中小企业,或者是高科技创业企业,在早期阶段,员工薪资占企业支出的一大部分,因为科技人员的薪资都比较高,所以企业最大的负担还是人力成本。”目前经营着一家视频网站的创业者杨立琮告诉中国经济时报记者。  杨立琮的网站5tv.com创立于2014年,专注于发展移动视频娱乐媒体,团队成员来自优酷网、腾讯视频、新浪网等大型网站。  杨立琮对记者表示,互联网公司在早期阶段都是非常辛苦的,人力成本占到企业总支出的50%以上。抛开其他行业不说,至少对于互联网企业,这些新政策实际上没有减免太多负担。  “互联网企业在早期阶段不赚钱的时候,它们的关注点并不在企业所得税上面,而更多是在高新技术人力成本的节约上,但是节约的方式不是少发薪水,否则更加竞争不过大企业,因为你要竞争的就是人才,为了留住人才,你可能付出的代价比大企业还高,这样你的成本就会直线上升。”  杨立琮说,目前他的公司人力成本在企业总支出中大概占比为55%,而在去年,包括员工的薪资、福利、社保、个税在内的人力支出曾达到企业总支出的62%。  “大部分创新企业,无论是互联网创业还是科技创业,它们的人力成本都很高,很多都超过50%,即使养老金从3%降到2%,很多企业还是很难通过政策节约成本。”在杨立琮看来,对很多创新型中小企业来说,个人所得税的支出才是最头痛的地方,而个人所得税起征点全国“一刀切”的情况也远远不适合中国城市的收入结构和生活情况。因此,这次羊年“减负新政”仍然没有找准这些企业的“痛点”。  加快金融改革扶持创新型中小企业  背负着巨大的人力成本支出,这让很多创新型小微企业面临的资金短缺问题更加严重,而小微企业融资难的问题又是另一个巨大困扰。  “我一直听说有很多对小微企业的扶持政策,比如银行贷款,我们去年下半年尝试从银行贷款,银行也主动跟我们联系过,但是最后没有一家办成。”杨立琮对记者说,贷款失败有各种各样的原因,比如要求营业额几百万元以上,或者以房屋资产做担保,而创新型企业一般没有工厂和车间,也没有机械设备,只能做企业负责人的个人担保,可能银行也有自己的难处,但创新型小微企业贷款难度确实非常大。  “我们越来越感到中国向创新驱动的增长方式转变的关键因素之一,就是我们怎样加快金融改革和金融开放的步伐来扶持创新型小微企业的成长,因为它们才是中国经济未来发展的真正栋梁。”孙立坚说。  孙立坚认为,知识产权保护法律体系完善和执法的公正性和严肃性,是鼓励创新型小微企业健康发展所需要的不可或缺的激励机制。否则,由此引起的创新型小微企业数量的不足,会严重影响到对初创企业提供金融服务的机构业绩,也会为资本市场提供好的企业造成困难,而更严重的后果则是让政府扶持小微企业的财政投入造成巨大的损失。  孙立坚建议,首先,应尽快营造场外知识产权的交易中心?OTC?,配合孵化器的中介功能以及股权激励和上市等的退出机制,将各类金融机构和投资主体,尤其是天使等民间资本引进到这一金融服务的行列中。为此,对这类民间金融机构的监管模式要加以突破,允许它们实施混业经营的模式,以弥补现有银行体系靠抵押贷款的单一服务模式所带来的缺陷。这种差异化的金融服务模式的建立,会较好地分散过去中国金融体系同质化投资的风险(降低贷款的集中度等)。另一方面,在降低创新型小微企业融资门槛的同时,也要对投资主体进行准入门槛的限制(比如限制散户的投资等),这是确保创新型小微企业降低其融资成本和资金的稳定性所不能忽视的条件。  其次,建立有效的鼓励创新的税收政策。对于在知识产权交易市场上获取的资本利得应该给予税收上的减免优惠政策。同时对成功上市的创新型小微企业所带来的股权投资收资收益也应该根据投资年限的长短给予相应的税收减免。  最后,通过提供教育而加强创业人才的储备。无论是企业家的培训还是金融家的培训,对创新事业的健康发展都至关重要。政府可以用财政支持社会自发形成的各种专业讲座和创业家的交流活动等,建立起信息详实的人才数据库和创新项目的数据库,为政府后续组织的第三方业绩评估提供第一手扎实可信的资料。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