皂液器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皂液器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袁姗姗滚出之后成就反黑逆袭范本-【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05 14:03:39 阅读: 来源:皂液器厂家

现在你觉得证明自己了吗?会有一点点成就感吗?

“没有。”

袁姗姗低着头说。

窗外,太阳正压着三里屯的地平线下沉。在昏黄的灯光下,这个曾被广泛批评为“白胖”的女明星弓身坐着,语气平淡。她的脸颊线条紧绷。隔着棒球衫都能看到她肩膀锁骨的形状。

现在,身高165公分的她将体重长期维持在95斤左右。每天锻炼、工作、有果仁酸奶当晚饭就很开心,保持着令无数在网上骂过她的女孩都艳羡的“A4腰” 和马甲线。她确认,自己现在每天有80%的时间是快乐的。——与被要求“滚出娱乐圈”时每天“有95%的时间都不快乐”相比,这无疑是巨大的进步了。

在单独与人相处时,这个曾经“一年365天天天被陌生人骂”的29岁女人,还是在某刻露出了被伤过的小动物般的眼神。从去年至今,她的TED-X演讲 “在网络暴力中捍卫自己”大获好评,她主演的电影《煎饼侠》票房破10亿,她的好身材让A4纸成为网络上衡量纤腰的新标准。然而,谈论这些战绩并不会让她 的脸上浮现笑容。

甚至对于团队正着力打造的“公益女侠”形象,她也说不出冠冕堂皇的话。——为什么常去福利院、参与动物保护?“我比较喜欢小朋友在一起,也喜欢动物。”为啥喜欢?她想了一会:“因为……他们不会伤害我吧。”

在采访她之前,另一起质疑艺人品行的网络大事件发生了。在演员包贝尔的婚礼上,新郎和几位明星伴郎试图以玩笑之名将伴娘柳岩扔进水里。相关视频流出后, 涉及的男艺人在网上遭到了排山倒海的质疑。要他们“滚出娱乐圈”也成了那阵子的热搜话题。他们的微博评论中,除了辱骂,几乎还是辱骂。

这些骇人的攻势,让当事男明星们始料未及,但对袁姗姗来说却并不陌生。在这个“群众眼睛雪亮”的信息时代,明星往往低估自己“惹上事儿”的风险。而掌握舆 论高地的“群众”们,也常常高估明星作为血肉之躯的承受能力。于是,“滚出娱乐圈”事件正在且必将层出不穷、迅速更新。 共有8页 第一页12345下一页

而在袁姗姗心中,尽管已付出百般努力,她在3年前体会的那次痛楚仍未被完全“更新”。那些每天早上起来就打开微博、查看“袁姗姗滚出娱乐圈”话题有没有跌出热搜榜的日子,也还在眼前。3年了,她说:“现在有成就感,还太早了吧。”

有意无意地,在新片《所以……我和黑粉结婚了》(以下简称《黑粉》)中,袁姗姗特意演了一个以黑明星为己任的“黑粉”。说到这,她终于微微地笑了起来。

“对,就是‘自黑’嘛。——黑粉最多的女演员,她演了一个黑粉。哈哈。”

“当你认为自己最幸运的时候,就是掉到谷底的时候”

说起袁姗姗的2013年,那本是一段圈内并不陌生的艺人受挫常事。只是比起其他明星受攻击的缘由,袁姗姗遭遇的原因有些特别。——既不是三观不正、私生活混乱,也不是耍大牌、当戏霸;说到底,是因为她太年轻、太平凡,也太幸运了。

从北京电影学院毕业才两三年,就演上了古装大戏《宫锁珠帘》(《宫2》)的女主角。从此被极富争议的名编剧兼制作人于正力捧。在2年间,连续主演《美人无泪》《笑傲江湖》《爱在春天》《宫锁连城》(《宫3》)等古装大剧,被戏称为“打开电视哪个台都是袁姗姗……”

但这不是一个悲情但壮丽的“木秀于林风必摧之”式故事。这样坐火箭一般的爆红经历,放在如詹妮弗-劳伦斯身上就是惊世美谈。但普普通通的袁姗姗时,当事人便赫然发现:“没想到,当你认为自己最幸运的时候就是掉到谷底的时候。” 共有8页 第一页123456下一页

面对媒体,袁姗姗一次次解释过自己曾有多不求上进。——在父母一次次的接送中,她的童年被保护得安逸平静。大学同学杨幂16岁就以《神雕侠侣》中的郭襄 一角成名。而袁姗姗在大学时连学生作品中的主角都不想演,一路偷懒捡漏、专演男同学的老妈。万众瞩目的明星?青史留名的演员?那太遥不可及了。“我那时候 多幸福啊,”回忆着,袁姗姗会幽幽地说:“完全没有什么有理想、有梦想,什么都没有。”

闲散至此,技艺有多平淡当然可想而知。可形势逼 人,娱乐圈的流水线没那么多时间给她从容成长。从《宫1》到《宫2》,仅仅一年多,袁姗姗就从一个没有名字的宫女龙套变成了女主角“钮祜禄·怜儿”。在从 天而降的聚光灯下,一个新人稀薄的资历、不够完美的长相、稚嫩粗疏的演技都无所遁形。人们开始质疑她凭什么比更早出道的杨幂演的配角都少,凭什么条件“一 般般”却一直演女一号、绝世美女。长久以来,中国人信奉着“要想人前显贵,必定人后受罪”。而新时代女青年袁姗姗的受罪在哪呢?人们非议着,怀疑着。

“她不配”式的怨言,与于正“抄袭”、“雷人”的争议一齐升温、相辅相成。甚至有人尖刻地称:“有袁姗姗的剧红的都是‘女二号’,听说她要挑战新版《神 雕侠侣》,这次红的会是那只雕。”媒体趁势策划了“袁姗姗被黑的五大理由”专题节目,征集到的理由包括“长得丑、演得差、于正捧的、苦情玛丽苏、没有理 由”。护犊心切的于正越是强调“袁姗姗不演配角、不客串”、“她就是当年的范冰冰”,越是火上浇油。更加不堪的揣测持续出炉,形势恶化一路加速。

袁姗姗自己则早早察觉到了幸运的另一面。2011年她平生第一次做女主角,在《宫2》片场经常崩溃,往往拍完一场就跑到厕所躲起来哭。哭完了,出来还得拍下一场。骤然被推到风口,她只觉得泰山压顶:“这一辈子没有那么地受关注过,剧好与不好所有的担子都压在我身上!”

终于拍完,她逃跑一样离开,只有一个愿望:剧不要播出来。“因为播出来我又要承受第二次压力”。

她预计得没错。到了2013年初春,这种二次压力已经渐渐改变了一个年轻姑娘的性情。那一年2月底,《宫3》剧组同仁为她包了一个KTV包房庆祝生日。看着大家玩得不亦乐乎,她这个寿星却呆在角落,不知不觉便睡着了。

她觉得自己是“被骂得到了疲惫期了”,疲惫得不想说话,也越来越孤单。除了在拍摄现场,她几乎不跟剧组其他人交流。全剧拍完花了3个多月,期间袁姗姗没 交到一个新朋友。就在三四年前,袁姗姗还自认是个人来疯,最喜欢跟一大堆人玩。而现在,哪怕她在微博上感叹一下与朋友吃火锅有多开心,底下的回复也是一水 儿的“挖鼻屎”,或者“别吃了,再吃成什么了”。 共有8页 第一页123456下一页

再或者更夸张的:“袁姗姗,送你俩字:恶心!”

“她是天生的演员,我不是”

但不到半年,她对自己和舆论的认知就又刷新了一次。是年7月,平地一声雷,“#袁姗姗滚出娱乐圈#”现世。当时,她本来在跟朋友一起在青海果洛州转山。 当地人告诉她们,转完山就能转运,一切都会好起来。等爬完两个多小时的山,拿起手机来一看,“滚出娱乐圈”相关话题都冲上微博头条了。

事情来得突然。当时陪在袁姗姗身边的,是华谊兄弟公益基金负责人的孙阿美。在回忆此事时,她也要忍不住感叹:“嘿,都跑这个远了,还整这么一个。”

袁姗姗则已毫不意外。已经被骂了这么久了,为什么还要太放在心上?她甚至莫名地觉得,这甚至是“应该发生的事”。话题在热搜榜呆了一天、两天、三天……当事人还在麻木地看着。还能坏到哪去啊,她想。

直到第7天(也许是第10天?她记不太清了),袁姗姗才开始慢慢感到惊讶。“是非要让我这个样子吗?”“是什么样的一股力量让这么多人去讨厌我?”她终于感到了不可思议,同时与以往一样,继续无能为力。

袁姗姗声称,至今她也没与作为地方公务员的父母聊过这件事。这不仅是因为她坚信“人生有一段路你真的需要自己去走,别人帮不了你”。“2011年拍《美人无泪》时特别冷。有一天,横店下着特别大的雪,大颗大颗的;拍戏的时候我穿着薄薄的戏服,站在一个特别高的台子上面,风一直吹着。这时我妈过来给我送吃 的,她看到我被吹了一个多小时,一直在那冻着,就有点受不了。她不知道我为什么要这样去做。其实当时剧组是希望我身上有落雪的感觉的。……那场戏拍完后, 我妈就特别不开心。”说到这,窗外暮色已经四合。这个独生女继续说下去:“从那以后我就不会让我父母到现场来。我不跟我父母交流任何工作上的问题。就算他 们问我,也不交流。”

但这不代表她的至亲就真能自外于这一切。——虽然亲戚中没有同行,父母平时也不太关注影视圈。但防不住同一个小区的邻居爱唠嗑。他们终究是知道了,但能做的也不过就是尽量安慰宝贝:没事的,别在意。

怎么可能不在意。朋友们和于正都安慰她,但“没有用”。话题挂在热搜前列近1个月。每天早上起来,她打开手机一看,它还在那。那一刻的沮丧几乎就像永远。

后来有人怀疑,那铺天盖地的负评背后可能于正工作室的推动。毕竟,“负面新闻总好过没新闻”。从2012年到2014年,由于正编剧、袁姗姗这个当时名 不见经传的新人主演的电视剧都“越骂越火”,《宫3》还成了2014年度的电视剧收视冠军。借此,于正证明了自己以袁姗姗接替杨幂担任“宫”系列电视剧女 主角是正确选择。——不仅削减了预算,还话题十足。“(女主角)这样的变化观众肯定会有一定不满足感。一般戏都超越不了第一部,我想着能把收视保了。”

流言虽然只是流言,但此役之后,于正工作室造星的能力确实得到证实,观众吐槽的热情得到发泄,电视台收视率也突出漂亮。这个结局其实不赖——如果袁姗姗能够像一个“职业”的艺人云淡风轻面对骂声的话。

但是血肉之躯,无法不能像企划那样按部就班。袁姗姗没能像前辈们一样淡定从容地应对。她曾自认对表演没有执着,对做明星没有热情。但在被“滚出娱乐圈”后,袁姗姗觉得自己已别无选择。

“这些挫折激励了我的自尊心,推了我一把:你说我不好,你说我什么不好?我是否可以去改变它?……我也说过,我不是那种天生就特别会演的,我就是需要有个过程。总不能因为这个,你就否定我的一切吧?”

而纵然燃起斗志,前路实在太漫漫。袁姗姗喜欢周迅。后者也是少年成名,25岁就主演了李少红导演的古装大剧《大明宫词》,却从未遭受过袁姗姗这样的非议。后者一句话就划分了两者之间的区别:“她是天生就会演戏。我不是的。”

谁都知道,迅速赶上“天生的演员”毫不现实。但除了这条天堑之外,面对眼前的挫折就无路可走了吗? 共有8页 第一页1234567下一页

“你们骂我,我就拿这个钱去救孩子”

在各类网络百科中,2013年3月3日都是个平淡无奇的日子,举世皆无大事发生。但袁姗姗至今仍能随口准确说出这一天。

那天她在微博上发起了“爱的骂骂”活动,表示每收集一条在自己该条微博下的留言,她就向儿童福利组织“爱心蓝天”中急需手术的孤儿捐献5毛。最后,她 “筹”了10万多条留言,当然其中不乏永不缺席的“骂骂”。她共捐献50693.5元。这笔钱为4个天生畸形的孩子做了手术。

“爱心蓝 天”并非公关团队找来的应急选项。2011年的春节,孙阿美和袁姗姗相约,带上后者的母亲同去“爱心蓝天”相关的福利院看望孩子们。几个女人和小孩一起包 饺子、玩游戏,度过了大半天快乐时光。彼时,孙阿美只觉得还未成名的袁姗姗年轻单纯,“像还没开窍似的,一点儿不像个明星”。

而仅仅两年后,孙阿美眼中的袁姗姗就已经变了:在备受伤害之后,后者决心重拾精神。袁姗姗坦承,当自己因相熟的孤儿急需手术费而想出“爱的骂骂”一法时,就是带着怨气。——“你们骂我,我就拿这个钱去救孩子。”

在“最封闭那段时间”,袁姗姗被孙阿美带着拍摄了公益片《有一天》,走进了聋哑儿童学校。在异常安静的学校走廊里,一阵又轻又快的脚步追上了袁姗姗和孙 阿美。那是一个兴奋的聋哑女孩,她指指袁姗姗,把双手交叠在腰间、半蹲下来,然后害羞地跑开了。那是一个不太标准的、清宫剧常见的“万福”礼。

孙阿美记得,自己当时向袁姗姗说:“你看,不管你多低落、感觉自己多不好,这里都有一个孩子是喜欢你演的《宫》的。”

共有8页 第一页2345678下一页

王战传说官网版

范特西篮球大亨ios下载

棋牌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