皂液器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皂液器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中国外储连降4月去年四季度现最大单季资本外流dd-【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11 18:09:18 阅读: 来源:皂液器厂家

中国外储连降4月 去年四季度现最大单季资本外流

昨日 (2月3日),外汇局公布了2014年四季度及全年我国国际收支平衡表初步数据。数据显示,2014年四季度,我国经常项目顺差3751亿元人民币,资本和金融项目(含净误差与遗漏,下同)逆差5595亿元人民币,国际储备资产减少1844亿元人民币。

截至2014年四季度,我国资本和金融项目已经连续3个季度出现逆差,且逆差规模从三季度的556亿元人民币猛增至5595亿元,为2010年以来最大逆差,逆差规模环比增加超过9倍。

据数据提供商WindInformation称,这一数据创下至少自1998年以来最大的季度逆差,不过该机构同时指出,资本和金融账户逆差数据经常都会有较大修正。

对此,民生证券宏观研究员李奇霖认为,人民币资产吸引力下降和美元强势相结合导致美元流动性外流;中国正积极加快资本输出,为企业“走出去”提供长期外汇支持,缓解国内产能过剩和国际收支“双顺差”的压力。

此前,外汇局国际收支司司长管涛指出,我国跨境资金流动仍将面临诸多不确定和不稳定因素。随着人民币汇率形成机制市场化改革的推进,央行逐步淡出常态式外汇市场干预,“贸易顺差、资本流出”的格局将更加常态化。

多因素推高资本项逆差

数据显示,按美元计算,2014年四季度,我国经常项目顺差611亿美元,其中,按照国际收支统计口径计算(下同),货物贸易顺差1693亿美元,服务贸易逆差733亿美元,收益逆差244亿美元,经常转移逆差104亿美元。资本和金融项目逆差912亿美元,其中,直接投资净流入610亿美元。国际储备资产减少300亿美元,其中,外汇储备资产(不含汇率、价格等非交易价值变动影响,下同)减少293亿美元,特别提款权及在基金组织的储备头寸减少7亿美元。

此外,外汇局网站《国家外汇储备规模(月度数据)》显示,我国外汇储备已连续4个月下降,截至2014年12月末,外汇储备余额为38430.18亿美元。

对此,民生证券宏观研究员李奇霖认为,资本和金融项目逆差扩大的原因主要有两个方面。消极的一面是金融危机后国内企业或个人通过虚假贸易或对外负债借入了低息美元流动性,人民币资产吸引力下降和美元强势相结合导致这部分美元流动性外流,从近期人民币贬值也印证近期资本外流有一定压力;积极的一面是中国正积极加快资本输出,为企业“走出去”提供长期外汇支持,未来或将外汇储备用于抵补“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在基建投资上的资金缺口,以缓解国内产能过剩和国际收支双顺差的压力。

数据显示,2014年全年,我国国际收支经常项目顺差13148亿元人民币,资本和金融项目逆差5939亿元人民币,国际储备资产增加7209亿元人民币。而2013年资本和金融项目为顺差20182亿元人民币。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对于我国跨境资金流动波动加大的主要影响因素,管涛在1月22日的新闻发布会上曾指出:第一,人民币汇率预期分化,2014年底市场财务运作策略出现了回补美元空头的操作;第二,美联储逐步退出QE,许多新兴市场出现了资本外流、汇率贬值的压力,这对中国也产生了一定影响;第三,中国经济发展进入“新常态”,人民币汇率也已趋于均衡合理水平并被市场广泛接受和认可,激发了境内市场主体资产负债币种结构的调整。

就在上述数据公布的同一天,央行数据显示,2月3日人民币对美元中间价为6.1369,较前一日微涨16个基点。而人民币对美元即期汇率开盘立马走跌,最低至6.2553,跌幅为1.93%,再度逼近2%的跌停板。这是人民币即期汇率自上周以来7个交易日中第6次、且是连续第5个交易日逼近跌停板。

“贸易顺差、资本流出”常态化

在管涛看来,跨境资金出现的双向振荡符合宏观调控和改革的方向,也是适度的、可承受的。“随着人民币汇率形成机制市场化改革的推进,央行逐步淡出常态式外汇市场干预, 贸易顺差、资本流出 的格局必然会更加常态化。”

管涛还指出,我国跨境资金流动仍将面临很多不确定和不稳定因素。总体上看,今后一段时期,我国将继续呈现“经常项目收支基本平衡、跨境资本流动双向波动”的国际收支格局。

“从较确定的情况看,我国仍将保持经常项目顺差,尤其是货物贸易顺差;我国经济增速虽然从高速换挡到中高速,但仍将继续处于世界较高水平,而且人民币利率仍然会高于主要货币利率,这有利于保持对国际资本尤其是中长期资本的吸引力。”管涛表示,从不确定的方面来看,市场还会关注国内经济运行状况,以及其中的财政、金融风险等问题,本外币利差缩小将加速境内市场主体的资产负债币种结构调整;此外,还有诸如主要经济体的货币政策将继续分化等国际不确定性因素。

李奇霖认为,未来人民币贬值压力将会缓解。从经常账户看,大宗商品价格下降将继续改善中国贸易条件,从资本账户看,考虑到各国央行今年会继续大放水,相对高的无风险利率和稳定的经济增长前景意味着人民币资产仍将受到追捧,资本与金融项目贸易逆差将收窄,中国央行货币宽松空间也会随之打开。

与此同时,李奇霖还指出,一带一路、资本输出和企业走出去等战略将改变我国国际收支“双顺差”的格局,人民币汇率未来将保持供需平衡、外汇占款零增长将成为常态,央行会致力于抵补基础货币缺口,PSL(抵押补充贷款)、降准和其他定向宽松未来将不断上演。

沈阳合肥二手渣土车

云南编码器步进电机

贵州全自动坚果包装机

相关阅读